0543-5070686
山东滨州无棣伍思网络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作者:杨宝珩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

吴保忠,字海峯,号碣石山人。原任教师,退休后,学攻国画,成为我县一代花鸟画名家。不幸于2013年去世,享年81岁。

保忠先生画的品类繁多。最为大家熟知和喜爱的有牡丹、荷花、梅兰竹菊、芭蕉、凌霄、牵牛花、菊花、葫芦、鹰、鹤、褐马鸡等。也曾画过山水。他的师承是张秩山、刘业村、乍启典、李苦禅、王雪涛、李山、于希宁、于复千等,都是古今书画大家。他在一些报纸、刊物上见到喜欢的作品,不论作者是谁,他都认真摹习。

他购存的书画类书籍很多,有于希宁、乍启典、吴昌硕、齐白石等人的画集,并订有多种书画报刊。这些都是他画艺的源泉。

保忠先生重视写生,在县内写过枣树、紫藤、荷花、碣石山,还去过泰山、黄山。和孟德玉、张金举先生去黄山写生时,由于太专注了,竟一脚踩空,溜下悬崖,幸被小树挂住,逃过一劫。

他的悟性极高。有次我旅游归来,和他讲了在太原见到八大山人的大幅芭蕉竹子(高仿品),笔墨惊人。第二天,他拿来一幅六尺大的芭蕉竹子水墨画送我,使我吃惊,后来他画了多幅芭蕉类的作品。还有一次,我对他讲了乍启典先生画芭蕉的故事,说的是乍启典先生画了两幅一丈二的水墨芭蕉,一幅用了25分钟,另一幅用了27分钟,前者被国家政协收藏,后者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过,当时许麟芦先生指着说:“这样的笔墨功夫,北京有几人?”保忠听后,回家画了一张八尺的“雪里芭蕉”,又加了两只鹌鹑,造型和水墨功夫都很好,上面还题诗“常画牡丹已味燥,梅兰竹菊兴渐消;无奈画兴犹未尽,笔墨淋漓写芭蕉。”真是感人。

保忠先生的画大气,有精神,有张力,甚至有点霸气,他的线法劲峭,皴法大胆多变,有时是卧笔横扫,效果极佳。他用色好,善用复色,更长于用水用墨。因此,他的水墨画,浓淡干湿对比强烈而又和谐,彩墨画光彩夺目但不艳俗。他的画通俗中透着大雅之气。所以,很多人都喜欢他的画,以藏有他的画为荣。1992年,县政协出版《棠棣诗词》时,于长銮先生拿了保忠送我的荷花做封面,滨州印刷厂的领导拍完照后,因喜欢硬留下不给了。前“邓家饺子”酒店挂有一幅保忠的竹子,大家都论为精品。我曾在1998年过年时,挂上了保忠一幅六尺的竹子,孟德玉和张金举先生都说好,孟德玉先生是本县有名的书画评论家和批评家,他对这幅竹子又端详了一阵子,说:“这幅竹子是好,实在挑不出毛病。”保忠还曾在我的“赏梅斋”里,即兴画过两杆竹子,用笔简练老辣,极富沧桑之感,我非常喜爱。我曾在宣传部副部长徐景江家里,见到吴保忠的两幅牡丹,一为八尺,一为四尺,那件四尺竖幅作品,极为精致。有一年,中心街一家茶楼开业,邀我们书画朋友去参加开业典礼,我在品茶后登上二楼,忽见远处一幅两朵牡丹画焕发着吸引人的光彩,走近一看,是保忠画的,为陈子庆先生的藏品,被茶楼主人借来添彩。九几年,我县在滨州市搞画展后,一家大型酒店的老板喜欢上了保忠和张宝君的画,留他二人到酒痁画了五天花鸟画。1995年,我县与台湾书画家搞“海峡两岸书画展”时,省委宣传部长董凤基、副省长吴爱英、文化厅长张长森及书法界名人蒋维崧、孙坚奋、王长水等,还有市、县的部分领导、朋友参加了开幕式。其间,吴保忠现场画了一张四尺墨竹图,由崔建平县长做为重礼送给了台方,台方很喜欢,后来在台湾“国父纪念馆”进行了展示。2001年,北京友人邀保忠去北京搞个展,保忠约我同去,遂见到了以下故事:一是齐白石的孙子齐秉颐看展后,约保忠到他家做客,在齐家参观完齐白石老先生留给他的龙头墨水勺、宋汝窑笔洗、唐代胡人俑等后,又认真地为保忠和我各画了一幅墨虾图。二是歌唱家蒋大为参观后,要在我们住的酒店与吴保忠共进晚餐。酒店很重视,立即去买了一张40人的大餐桌。但因工业部有急邀,蒋先生不能来,托人给保忠送来他自订的一套毛笔。三是第一天晚上,有众多的友人和书画爱好者求画,保忠以25分钟一幅的速度(均为四尺开三),一直画到近半夜,其间,不断响起阵阵掌声。四川一位北上的女艺人,还请保忠为其老父写了一个四尺的“寿”字。四是展览最后一天,解放军总后的老年书画研究会邀保忠去他们的画厅作画,其时,院内紫藤花正盛开,保忠看后,画了一幅紫藤,最后又添画了两只蜜蜂。当保忠用淡墨点完后一只蜜蜂的翅膀时,大家皆鼓掌称绝。保忠的画,老来多有变化,更加精到。北京一位军旅画家对保忠的牡丹图题道:“姚黄魏紫分外娇,白鹤共鸣呈吉祥。传统笔墨别有味,色彩运用含西洋。保忠牡丹惹人爱,自成一家冠群芳。”乍启典先生见到保忠画的扁豆花,很有感触,在此画上题了“保忠先生作画,晚年一变,大有李山之风”。齐白石先生之子、大画家齐良迟见了保忠的牵牛花,高兴的说:“你画的牵牛很好,我老齐家画牵牛花,得用四五笔,你一两笔就画成了。”他还在保忠这幅画上题了“朝阳”两个大字,又谦虚地题了“保忠先生画牵牛花,笔迹流畅,秀色可餐。汗颜题字。齐良迟”。有段时间,保忠的画销往滨州市、江苏的几个城镇和台湾,常常画不供求。

保忠先生在我县书画活动中,做出了很多贡献。“海丰塔书画院”的成立,就是在石三里他的家里议论决定的。他在“文萃阁”举办了“吴保忠书画展”,组织石三里村人在县城举办了“石三里群众书画展”。他参加了“海峡两岸书画展”,两次参加“冀鲁八县市书画联展”,在北京举行了“吴保忠先生书画展”,还参加了在滨州市举办的“无棣县迎春书画展”和“无棣县五人书画展”,最后又提议并加入在北京“荣宝斋”举办的“无棣十人书画展”。他给我县赢得了荣誉,付出了心血。他还参加了我县“庆香港回归书画义赠”、“汶川地震救灾义卖”、“救济困难学生义卖”、“书画下乡”等活动,令人感佩。

吴保忠先生是山东省美协会员、山东省市地政协书画联谊会会员、县美协副主席、县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。花鸟画曾在“齐鲁书画展”中获一等奖,“牡丹”在“第二届中国书法美术家艺术精品展”中获金奖。入典《世界书画铭录》、《中国美术家年鉴》、《山东美术全书》等。

在被吴保忠先生的感动下,他在“文萃阁”办个展时,我曾写楹联以贺:“竹兰轩中挥墨点翠,文萃阁上鸟语花香”。现在我又撰一联纪念:“京华翼鲁台,为乡梓赢得赫赫荣誉;牡丹梅兰竹,给世人留下煌煌精神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