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43-5070686
山东滨州无棣伍思网络

截至2017年底,“幸福工程”在无棣县累计滚动投放救助金938.9万元

“幸福工程”的全称是“幸福工程——救助贫困母亲行动”。1995年2月,在彭佩云、王光美等领导和爱心人士的倡导推动下,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、中国计划生育协会、《中国人口报》社联合发起成立了幸福工程组织工作委员会,王光美任主任。作为我国第一个以贫困母亲为救助对象的公益项目,幸福工程确立了“小额资助、直接到人、滚动运作、劳动脱贫”的救助模式,探索形成了“扶困、扶智、扶助健康”的救助办法,旨在帮助贫困母亲转变思想观念、提升生产技能,发展家庭经济,实现脱贫致富。

幸福工程的承办组织属于非盈利性的民间组织,同“希望工程”“春蕾计划”等一样,幸福工程有自己鲜明的特点:一是它独特的救助对象——贫困母亲;二是它有效的运作方式——低息小额资助;三是它综合的工作内容——强调治穷、治愚、治病“三治”并抓。这一工程的实施,对促进贫困地区妇女发展发挥了良好的、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王光美老人品尝无棣受资助贫困母亲种植的冬枣。

为给“幸福工程”筹资,老人拍卖母亲留下的瓷器

1996年,无棣县有幸成为全国第二批“幸福工程”试点县。当时,我任无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,分管这项工作。3月27日,在北京举行的救助金发放仪式和座谈会期间,我第一次见到身为“幸福工程”组委会主任的王光美老人。集体合影时,王老问我:“你来自哪里?”我说:“山东滨州”她笑着说:“哦,山东还有穷地方吗?”我说:“我们那里盐碱地较多,受自然条件的限制,农村还是有些贫困户的。”其实我很清楚,“幸福工程”第一批4个项目点都是老少边穷地区的县乡,与他们相比,我们的条件算是好的,听说有个省份参加会议的副县长来京的车票还是借钱买的。因为得知“幸福工程”可以帮助贫困母亲致富,我们经过积极争取才被列为第二批试点县。当时结对救助我们的是刚刚成立的中国联通公司,资助款10万元。在座谈会上,听组委会的同志讲,为了筹集资金,王光美老人把仅存的几件母亲留给她的瓷器,拍卖后将款项全部捐给了组委会。我被感动的同时也深深感到压力。会议结束时,王老在王府井请我们吃饭,我因为急着返回,没有前去,留下遗憾。

会议期间,第一批试点县陕西大荔县、贵州礼县、安徽潜山县和青海普定县介绍项目运转情况,有成功的经验,也有资金不能收回的教训。我们对于如何用好这笔包含着浓浓爱心的10万元资助资金,真是动了一番脑筋。

在具体操作中,我们严把“三关”:一是严把救助对象“确定关”。在乡、村两级筛选上报的基础上,无棣县项目办公室严格按照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不救助、不尊老爱幼的不救助、没有项目脱贫计划的不救助、没有劳动致富积极性的不救助、优先救助计划生育独生子女和双女户“四不一优先”原则,逐户考察论证,确定救助对象和救助项目。二是严把救助资金“发放关”。救助对象确定后,以乡镇为单位集中发放救助金;无棣县项目办公室与贫困母亲本人签订贷款协议,贫困母亲到现场领款,村委会主任签字加盖公章担保,无棣县公证处人员现场公证并办理公证手续。三是严把救助项目“运营关”。救助金发放后,及时搞好技术、信息、市场等指导与服务。我们严格的管理、规范的运作,确保项目资金回收率达到100%。

汲取第一批试点县选择诸如养殖小尾寒羊项目等实施时间跨度长、单户投入数额大、资金难收回的教训,我们选择了“短、平、快”的项目,如打苇帘、织手套、棉花种植等。无棣县第一批救助对象,确定在佘家巷、常家、小王、邓王四个乡镇进行筛选,共确定50户作为救助对象,每户救助款2000元。

1996年6月底第一次发放救助金,是在原常家乡的大会议室里举行的,时任县委副书记侯友新、宣传部长梅宝信,人大副主任邢宝仁都到场了,项目办与贫困母亲本人签订协议,公证处现场办理公证合同。这一做法一直延续至今。

“幸福母亲”何春兰和丈夫辛勤劳作。

“幸福工程”组委会副会长沈国祥来无棣调研时,曾到被救助的农家,感受到了曾经贫苦的母亲走出困境时的喜悦;对我们扎实的工作,认真负责的态度甚为感动并给予高度评价。他说:无棣县的“幸福工程”项目,一是工作扎实,事先对每一个救助对象都进行调查了解,必须符合救助条件;二是项目选得好,投入少、见效快,一年就能见效益;三是服务跟得上,发挥计生协会的作用,在治穷、治愚、治病等方面给予贫困母亲提供帮助,效果非常好。“幸福工程”组委会在项目运转5年后,决定救助金从最初的10万元,增加到75万元。2006年11月《中国房地产报》报社的单大伟先生通过组委会了解到无棣的情况后,个人捐助20万元,交给无棣县项目办用于救助贫困母亲。

老人叮嘱:千万不要送锦旗一类的东西,只要把项目做好,让贫困母亲早日脱贫就好

2000年10月17日,在北京召开的幸福工程5年成果汇报暨表彰会上,在全国350个项目县中无棣县被评为“十佳项目县”,我作为“十佳”县的代表在会上介绍经验,受到彭佩云、何鲁丽、顾秀莲等中央领导的接见。会议期间,我把当地的特产——冬枣,送给王光美老人,她执意不要,我说:“一颗枣儿一颗心,这是被救助的贫困母亲的心意。”老人说:“一颗枣儿一颗心,那我就留下一盒吧。”她不只一次叮嘱我们:千万不要送锦旗一类的东西,连感谢的话都不要说,只要把项目做好,让贫困母亲早日脱贫就好。

当年,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邓国胜教授带领他的两个学生来到无棣县,走访了80户被救助的贫困母亲家庭,对我们细致的工作很佩服。他曾问我:“在一个县,起初仅仅10万元的项目,你们下这么大的功夫值吗?”我当时回答:“我们看重的不是金钱,而是社会各界对农村贫困妇女的爱心,看重的是幸福工程带来的社会效益。”

王光美老人赞扬无棣县工作扎实,效果明显

2002年初秋,幸福工程组委会在宁夏召开经验交流会,我再一次在会上作典型发言。临行之前,我到了水湾、佘家巷等乡镇一些被救助的贫困母亲家里,看到她们洋溢在脸上的笑容和精神面貌,与几年前相比判若两人。她们拉着我的手,让我看看她们家盖的新房子、新买的农用车。有的贫困母亲识字不多,说不上“幸福工程”的全称,问她们:是谁给你钱,帮你发家致富的?她们异口同声地说:是王光美老人。后来再一次见到王老,我邀请她到无棣来看看,并告诉她老人家,过去愁眉苦脸的贫困母亲,得到救助后不仅生活富裕了,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当我拿出被救助贫困母亲的照片给王老看时,老人欣慰地笑了,她说:无棣县工作扎实,效果明显,经验做法值得总结。2012年4月,组委会将无棣县1996年至2012年历次项目评估报告汇编成册,供全国各地学习借鉴。

2002年,全国幸福工程项目现场经验交流会在宁夏召开。图为作者代表无棣县作典型发言。

截至2017年底,“幸福工程”在无棣县累计滚动投放救助金938.9万元,救助贫困母亲3287位,资金回收率100%,贫困母亲脱贫率达到98%,共创收2193.8万元。二十多年来,无棣县虽然分管的领导换了多届,项目办的同志也有变动,但是“幸福工程”项目一直健康运转。

党的十九大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绘就了蓝图,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就是实现“中国梦”的基石。多年来,“幸福工程”努力编织着一个个最朴素、也是最非凡的母亲梦。后来,因为工作变动,我虽然不直接从事这项工作,但是与幸福工程组委会的领导、同志们结下的友谊从没有间断,在这里真心地祝福这些充满爱心的人们平安健康快乐!

作者:崔秀娥,时任无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。现任滨州市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主任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